主页> > 无人中心 >文章涉贬低雪苏丹‧苏海米被控煽动 >

文章涉贬低雪苏丹‧苏海米被控煽动


2020-07-12

文章涉贬低雪苏丹‧苏海米被控煽动(雪兰莪‧沙亚南7日讯)人民公正党斯里慕达区州议员苏海米评论雪兰莪州苏丹御准委任新任州秘书的一篇文章中含有煽动因素,而于週一在1948年煽动法令下被控,但他否认有罪。沙亚南地庭法官拉蒂花批准允许苏海米由一名担保人以8000令吉保外候审,同时择定案件于3月28日过堂。现年42岁的苏海米也是公正党哥打拉惹区部副主席,他被控于去年12月30日,在位于哥打哥文宁Anggerik Vanilla R31/R路的服务中心,在部落格撰写一篇主题为“我对1959年雪兰莪州宪法的见解”的文章含有煽动因素,抵触1948年煽动法令第4(1)(c)条文,并可在第4(1)条文下被判刑。在1948年煽动法令第4(1)(c)条文下被控者,一旦罪成,将面对4(1)条文的刑罚,即最高至3年监禁,或最高5000令吉罚款或两者兼施。这意味着,苏海米若被定罪,他可能会失去议员资格。苏海米由7名律师代表抗辩,律师团是以云大舜为首,其他律师包括阿米尔韩沙、苏仁德南、拉蒂法、尤斯马迪、法里阿萨和尼占巴希尔。雪政府承担诉讼费主控官为莫哈末韩那非亚副检察司和依萨莫哈末副检察司。苏海米在“我对1959年雪兰莪州宪法的见解”一文,是依据雪兰莪州宪法评论拿督库斯林受委为州秘书事件,结果文章内容被指质疑雪兰莪州苏丹沙拉弗丁。数个非政府组织,包括土着权威组织、雪兰莪州反偏差联盟就此向警方报案。苏海米于1月3日前往沙亚南警区总部自首时遭警方短暂逮捕,过后获释。雪大臣丹斯里卡立日前发表文告,表示雪兰莪州政府将会承担苏海米的法律诉讼费用。将入稟高庭撤销案件苏海米代表律师告诉法庭,基于控方指控苏海米涉及的1948年煽动法令第4(1)(c)条文已经不适用,同时违反联邦宪法第10条文,因此,辩方将于一个月内入稟沙亚南高庭,要求撤销案件。他指出,1948年煽动法令是在国家独立前制订,并未涵盖部落格的文章,也就不适用于此案。对主控官莫哈末韩那非亚以案情严重,以及涉及对雪兰莪州苏丹作出煽动为由,要求法官拉蒂花将保释金订为2万令吉,云大舜提出“十大理由”要求法官减低保释金。云大舜指出,苏海米面前的是“可保释控状”,而最高刑罚是罚款不超过5000令吉或最高3年监禁,所以,保释金不应该超过5000令吉。他表示,既然保释金的原意是为了确保被告出庭,金额也就不应该超出被告的能力範围。他说,在“未审判之前,每个人都是清白”的原则下,被告依然是无辜的,而且苏海米在接受警方调查期间也给予充份合作。十大理由要求减保金更何况,云大舜说,作为一名还要继续为3万4000名选民服务的人民代议士,加上服务中心与住家也在沙亚南,苏海米若潜逃,他在社会及社区的名誉将会尽扫。他指出,依据雪兰莪州宪法第69条款,若苏海米连续缺席州议会会议6个月,其议席将悬空,他不想也不要失去其议席;此外,他有3名年龄介于1至10岁的孩子和家人要照顾,绝对没有弃保潜逃的意图。他透露,苏海米的议员收入约4000令吉,另外约4200令吉的津贴都用在服务中心的开销,控方要求2万令吉保释金很不合理。他表示,根据以往的类似案例,保释金不曾高达2万令吉,他希望法官作出与案例一致的决定。他也建议法官允许苏海米以书面协定(personal bond)形式保外候审。建议保金2万控方被斥压迫对主控官莫哈末韩那非亚要求法官拉蒂花将保释金订为2万令吉,苏海米另一名代表律师阿米尔韩沙形容这是控方对苏海米的一种“压迫”。阿米尔韩沙指出,一项最高罚款5000令吉的罪行,保释金订为2万令吉,是荒谬及不公正的。在法庭外,苏海米代表律师之一的苏仁德南表示,若政府要证明其尊重民主及自由,就应该撤销煽动法令,同时改革总检察署,避免总检察长只手遮天。他也抨击总检察长不断利用煽动法令来打压反对党和异见人士。新闻背景:评论雪州秘书事件惹祸苏海米于去年12月30日,就莫哈末库斯林受委为雪兰莪州秘书一事而在部落格(srimuda.blogspot.com)张贴的一篇主题为“我对1959年雪兰莪州宪法的见解”文章而提控。根据控方,苏海米这篇文章含有煽动字句。苏海米撰写的“我对1959年雪兰莪州宪法的见解”文章的摘要如下:“既然雪兰莪州苏丹机要秘书声称这项委任决定是依据州宪法第50条款,即陛下是州行政权力而作出,那幺这也应该与第55(1)条款同读,即陛下应该根据行政议会的意见行事,这才符合君主立宪制的情况。”“为何在中央层次的国家元首必须根据首相意思行事,而雪兰莪州苏丹可以宪法无规定为由,无需获得大臣的意见而行事?这明显是偏颇和不公平的行动。人民获得的印象是有两种待遇,一种是民联,另一种是国阵。”“我希望雪兰莪州苏丹不会受到自我态度困惑,不愿改变决定,并提醒历史已经证明,如果人民崛起反抗王室的不公,那幺人民终将赢得胜利。”“我祈祷这事件不会发生在雪兰莪州。”多个非政府组织,包括土着权威组织(PERKASA)、雪兰莪州反偏差联盟(Gagasan Anti Penyelewengan Selangor,简称GAPS),基于苏海米在文章中提及“人民将会反抗任何一方‘为所欲为’,无论是有民在心的统治者或有皇在心的人民”,因而抗议,并向警方举报其煽动。‧2011.02.07

上一篇:

下一篇: